导入数据...
2020年04月08日 星期三
当前位置:成都门户网>>风雨苍茫

第十一章 色不异空

成都门户网      http://www.cdmhw.com/    发布时间:2013年5月29日   来源:

​段可心猛蹬自行车,恨不能肋生双翅,有一阵甚至把几辆摩托车都甩在了后面.当她上气不接下气地推开家门时,看到闻云涛已经坐在那喂儿子吃饭了.段可心一皱眉,“整天吃这个,他吃不腻,我都看腻了.”

闻云涛极有耐心的哄着边玩边吃的赵鹏,“孩子爱吃嘛。”

“好了好了,吃完赶紧走,一会赵孝也回来看到不好。”段可心不想给赵孝也留下口实。

“我来看自己的儿子是天经地义,他能说什么?”闻云涛想为自己争得权利,儿子是我的,不接走已经是够意思了,凭什么不让探望。

“废话!要是他知道儿子不是他的,非把你脑袋打开花不可。”段可心虽和赵孝也结婚七年了,但不敢说彻底了解赵孝也。七年来两人从未心平气和的面对面坐下来聊过天。当然,段可心对于床上的事纯属应付,反正眼一闭看不到是谁。这与男人形容女人在灯一关后都是杨贵妃的说法异曲同工。一直以来,段可心对于赵孝也每晚都要念一遍“般若波罗蜜多心经”才能入睡的作派很是反感,她认为这是赵孝也的含沙射影别有用心,什么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还不是念给自己听的嘛。在看到赵孝也研究面长相越来离自己越远的儿子时,段可心以为“世界大战”要爆发了。当她硬着头皮准备接受一场狂风暴雨时,却看到赵孝也每晚都躲进厕所念第二遍“心经”再加上一遍“大悲咒”。有时,段可心也挺同情赵孝也的,男人都不希望戴绿帽子,可赵孝也一下子戴了七年,且为情敌养着儿子,这一切不是普通男人能做到的,而他赵孝也“无怨无悔”的做到了。

“打架?呵呵,瞧他那提不起来的怂样,不是我小看他,如果他能开口骂一句我就认输。”闻云涛不是想和赵孝也较劲,而是压根就没把赵孝也放眼里,一个小小的保全工,一个有权有势的副厂长,这根本就没可比性嘛。

“你就会找软柿子捏,有本事和程思怀比试比试,在这跟我们娘俩吹牛算啥能耐。”段可心一副不屑兼嫌弃的神情。看儿子吃差不多了,段可心便把餐桌收拾了一下又开始撵闻云涛,“这吃也吃了,喝了喝了,还想……”她后面的话被闻云涛的热唇给堵了回去。段可心挣扎着推开闻云涛,虽然儿子得了白化病,又有点弱智,可毕竟是个孩子,影响不好。怎奈闻云涛膀大腰圆,一双孔武有力的大手死死按住她的双手像是早就防备她的反抗。

唔唔唔。段可心憋的喘不上气,又担心赵孝也会推门进来。便情急之下照着闻云涛的脚踩了下去,这才得以脱身。

啊!闻云涛惨叫了一声,捂着脚踉跄着跌坐在沙发上。

“你,至于吗?为了他?你爱上他了吗?我怎么办?你置我于何地?儿子怎么办?”闻云涛懊丧着脸,抛过来一连串的问题。

“我已经对不起赵孝也了,不能再对不起儿子,你赶紧走吧,一会保姆回来看到会说三道四的,对你的影响不好。”段可心擦着红肿的嘴唇,这个死东西,好象饿了两个月的狼。

其实,段可心应该大念阿弥陀佛。尽管厂里疯传她和闻云涛的风言风语,但闻云涛的老婆却一点动作也没有,或许也听到了什么,但人家沉得住气,或许是等哪天捉奸在床再施淫威也说不定。所以,闻云涛的生活倒真应了那句朗朗上口的顺口溜:喝酒基本靠送,抽烟基本靠供,工资基本不动,老婆基本不用。按他的话说,资源不用,过期作废。在秉承充分利用资源的理念下,闻云涛从车间主任爬到了副厂长的宝座。在吃到甜头后,闻云涛又盯到更大更高的目标

闻云涛行走于官场,惯于见风使舵,看到眼前情形对自己不利,便不再坚持,以后有的是机会,自己的女人,早晚都是自己的。他抱起赵鹏亲了一下,又拨弄着赵鹏那一头白发,“可心,你也体谅我一下好吗?”说完,眼圈红了一下,起身拉门走了。

段可心一下了畅然若失,整个人像被抽掉了魂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,沙发虽宽大棉软可禁不住她猛然用力,一下子把正在玩积木的儿子赵鹏给弹起老高,赵鹏被这么一弹磕到沙发扶手,脑门嘴唇瞬间淌出血来。赵鹏惨白的皮肤映衬的鲜红的血液,看上去诡异惊悚。段可心被这副情景吓得呜呜哭起来。

 

纺织厂实行三班倒制度,由早、中、夜三个班次轮换上岗,段可心为了尽量少和赵孝也接触,特意与赵孝也分开班次,美其名曰:方便照顾儿子。此时的赵孝也正在和郭红旗推杯换盏,如果他要知道自己不在家的时候有人取代了他,说不定会把人脑袋打出狗脑袋。不是有句俗话说嘛:蔫人出豹子。这兔子急了也会咬人、泥人还有个土性呢。今天郭红旗倒休,本来打算好好照顾儿子陪老婆,可被郭红旗死拉硬拽的出来喝酒。郭红旗因蔡平平的矜持而郁闷,这不知不觉都小半年了,每次问蔡平平答应结婚不,她都说再考虑考虑。我家万事俱备只欠新娘了,还有什么可考虑的呀。不开心就要发泄,郭红旗把保全班的大闲人赵孝也拉了出来,这人嘴严,闲谈不论人非,和他聊天放心,即便是隐私,他也轻易不会泄露出去的。

“还以为会请我到蝎子王大吃一顿呢。”赵孝也跟着郭红旗进了一家路边小吃店----“城西饺子馆”。

“别总想着宰别人,要不哪天你请我,我这人好打发,喝羊汤就行,呵呵。”郭红旗捡了一张还算干净的桌子旁坐下,指着对面,“赵哥,在我印象里你是一个随欲而安的人呀,怎么现在变得好高骛远了?兄弟提醒你一句,这人呀,站得高摔得惨。”

“被你抓了壮丁还得听风凉话,还让不让人活了?”赵孝也把杯子一蹲,“不就是花点小酒钱嘛,”赵孝也看着郭红旗呵呵一笑,“早晚会有比我狠的等着你,到时看你舍不舍得。”

审核:   责编:  
getCorp:2020/4/8 7:35:10,2020/4/8 7:35:10,0| getdetail:2020/4/8 7:35:10,2020/4/8 7:35:10,276.3891| tab-2020/4/8 7:35:10,2020/4/8 7:35:10,0|att-2020/4/8 7:35:10,2020/4/8 7:35:10||3.8497|h-2020/4/8 7:35:10,2020/4/8 7:35:10,0.9683|f-2020/4/8 7:35:10,2020/4/8 7:35:10,0.9866|vcount-2020/4/8 7:35:10,2020/4/8 7:35:12,1697.2746| S:2020/4/8 7:35:10,2020/4/8 7:35:12,1996.1208